深圳是内地城市少有的异类

深圳是内地城市少有的异类

2018-09-07 03:07

反思是成长的必需品,在这方面,深圳是内地城市少有的异类,基本上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次反思潮,或是官方主动挑头,或是民间自发建言,每一次反思都是一次城市精神的洗礼和动力的储备。而今年,在一片盛赞声中,大谈危机的是一把手马书记:“别看社科院搞了个综合经济竞争力排名,我们是排第一,是考虑我们的增量大;第二个指标,宜居的、可持续的,我们排在后面。如果我们看不到差距,天天飘飘然,去吹综合经济竞争力第一,5年以后我们就要走下坡路,10年以后还会往下走,20年以后就沦落为二流城市,这是完全有可能的。”

深圳市第六次党代会提出,未来五年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努力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是深圳的主要目标任务。这既是对国家发展总目标的呼应,也是对深圳自身发展特点的务实规划。在已过而立之年,即将奔向不惑之年的深圳将带着这些目标更上一层楼。

然而,毕竟不再是一个二十啷当岁的小伙子,不再是一个可以横冲直撞的愣头青,也不再是一个毫无牵挂的单身汉。年满三十五岁,以人而言,迈入有为之年,这是一个人能否迈向成功的关键点,也是一个城市能否成就伟大的关键点。从外而言,成绩和荣誉仍然备受关注;从内而言,矛盾和欠账不断日积月累,内外焦虑之时更需要内外兼修;从长远来看,深圳天生作为一个“试验田”,其责任和使命在改革深水区只会继续加大而不会缩小。对城市1800多万居民,有管理和建设之责,对错综复杂层次不齐的珠三角有引领协调之责,对改革深化的国家有试验示范之责。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,如此重担,谁敢轻松?